慈继阁小说网 > 历史电子书 > 不败军神 >

第197章

不败军神-第197章

小说: 不败军神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带着警卫营硬抗日军保家卫国,也难怪东三省的议员们听说要质询吴畏,一个个躲得比看见道长的熊都快。

不过吴畏能够施惠的范围毕竟不大,所以串联工作倒是颇有成效,也颇有几个胆子大想搏出位的二百五想拿吴畏这个名将立威。大家选来选去,就把林绍南给拎了出来,别的不为,林绍南口才便利,学问不大,知道得不少,而且一向自谕知兵,算是国会议员当中难得的军事人才,让他来对付吴畏,也算专业对口。

因为身负重任,林绍南今天早早就到了国会大厅,他的位子本来在广东省的议员当中也算靠后的,不过今天要指望他对吴畏发难,自然得调到前排来。

他坐在写有自己名字的桌前,看看左右都还没有人来,这才知道自己来得早了。从怀里摸出一块金蚨瑞的怀表来看了看点,招呼大厅里的服务员给自己倒杯茶水来。

现在国内的钟表业早不是从前洋货垄断的时候了,说起来除了有钱没处花的冤大头还喜欢洋人钟表外,有身份的人都喜欢带一块金蚨瑞的表,这个牌子的表据说有军方背景,零件都是汉阳兵工厂加工的,精度比其他品牌强出不止一筹去。据说金蚨瑞的东家姓罗,燕京大学毕业没几年,已经是北京城里数得着的大商人,就连大通洋行都从他那里进货往国外卖。

喝着茶水又坐了一会,林绍南抬头看到这次质询的召集人康南海走了进来,连忙起身迎了上去。这位是革命先驱,地位崇高,要不是林绍南接了对抗吴畏的重任,平日里连和康南海搭话的机会都没有。

康南海眼看着自己倡议的行动到了最后关头,也忍不住志得意满,耐着性子勉励了林绍南几句,就看到有个服务员走过来,交给他一张纸片,说是在门外有人请他转交的。

康南海如今的形象是为民请命的代表,平日里民间多有请他主持公道的,他虽然不耐烦管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总要顾忌形象,一面敷衍着林绍南,一面打开纸片看了一眼,然后脸色顿时就变了。

第377章述职一

林绍南还沉浸在和偶像在一起的幸福感当中,并没有注意到康南海的异样。再说老康生就一张黑脸,再加上习惯抬头看天,很少低头看人,所以林绍南要注意到他变了脸色还真不容易。

看了纸条上的字后,康南海心思就乱了,又忍了林绍南几句,终于开口打断了他的话,转身走开。留下林绍南愕然站在原地,苦苦思索自己说错了什么话。

在大厅里转了一圈,康南海才找到刚才给自己传纸条的那个服务员——他在国会里算是风云人物,一般的议员都没资格让他正眼看,对服务员们就更是连眼皮都懒得抬,刚才根本就没注意到递给自己纸条的服务员长什么样子。结果就是他连着问了几个人,才找到了要找的人。

那个服务员也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康导师会屈尊降贵来和自己说话,很是激动了一番。直到康南海表现出不耐烦的样子,这才说出刚才那个送纸条的人是什么样子。

康南海带着服务员出了国会的大门,张望了一会,也没找着送纸条的人,倒是这时候议员们陆续到了,看到康南海站在门前,都从心里往外诧异,心想莫非今天是世界末日来了?怎么康南海转了性子,又有什么人有资格让他到门前来迎接?

找不到那个送条子的人,康南海心中更加没底,拉住服务员不让他回去。正要再问一遍那人的细节的时候,就看到一辆挂着总参军旗的黑色汽车停在了门前。卫兵跳下车后,并没有像大多数人那样忙着去开门,而是直接执枪站到了汽车的尾部,另一边下来的卫兵则站到了汽车的头部。

车门一开,吴畏穿着一身笔挺的毛呢中将制服走了出来,在他的胸前,挂着一枚一级宝鼎勋章,翠绿的松叶衬着红色为主的勋章,显得鲜艳夺目。

康南海一向看不起军人,如果是平时,早就躲到一边去了。但是现在正是神思不属的时候,就没能来得及。

吴畏的车就停在康南海的面前,吴畏下车后,正好面对着康南海,两人相距不过五六步,倒像是康南海在专门欢迎他一样。

吴畏也没客气,向康南海拱手笑道:“让南海兄久等,恕罪恕罪。”

康南海一愣,下意识的拱了拱手,这才意识到上了吴畏的当,这样一来,岂不是坐实了专侯吴畏的说法?

吴畏可没给他开口辩解的机会,伸手拉住康南海,笑道:“南海兄可是等人?”

天地良心,康南海真想说“是”来着,可是也知道这件事不好承认,只好干笑了一下,摇头否认。

吴畏笑道:“既如此,时间也快到了,咱们就进去吧。”说着不由分说,拉着康南海就走。

康南海虽然生得健壮,却是妥妥的文人,哪里能够和吴畏角力,让他一拉,身不由己的跟了过去,百忙当中还回头看了一眼,确认那个服务员还是没有看到送纸条的人。

吴畏心中暗笑,也不说破,和康南海有一搭没一搭的进了大厅,然后和康南海拱手告别,倒显得颇有些依依之情。

他今天早上回到住处看了那个“长江故人”的信,发现里面说的就是这次国会议员们准备在他述职过程中要做的事情。里面的叙述很是详细,包括串联的主要议员名字,事先准备发难的题目等等。

吴畏本来就觉得国会不应该千里迢迢的把自己召回来只为了听他讲讲在日本的丰功伟绩,国会是什么德行,吴畏还是能猜得到的,对他们的节操实在没什么信心,要说这些人想找机会踩他几脚倒是比较可信。

只不过顾雨和蓝晓田都没有特别提醒他,所以吴畏也没有多想,觉得最多也就是有人临时为难自己一下,倒没想到至少有一半的议员要趁着这个题目发挥,进而攻击国防军体系。

说起来吴畏对于把自己绑在国防军体系里的做法一向没什么好感,国防军重将当中,和他关系好一点的不过寥寥数人,其中还要包括不幸战死的李武扬。

不过在外人眼中,吴畏的一切都是在国防军中获得的,他于国防军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自然也没什么值得质疑的。

吴畏看了议员名单后,突然想起许晨剑给自己的那些书信,其中颇有几个榜上有名的。

清帝退位还不到十年,前朝士绅大多尚在,现在摇身一变在共和国政坛担任要职的人不少,要说和满人划清界限也不容易,难免有些书信往来,吴畏当时匆匆看了一眼,也没有多想。如果不是这份名单,他多半就把这些书信束之高阁了。

现在知道这些人在谋划对付自己,吴畏自然不会客气,他从来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人不犯我我还要犯人,现在居然敢来招惹自己,当然要有来有往才讲礼貌。

结果看了信件之后,吴畏这才发现,这些人和满人可不是藕断丝连那么简单,竟然都是支持清帝复辟的。其实这件事说来也很简单,如果只是叙叙旧谊,铁良又何必要把这些信件珍而重之的收藏起来,难道留着在一个人的夜晚拿出来缅怀那逝去的青春?

看了这些书信,吴畏心中大定,又担心这些书信的真实性,这才写了几份纸条让人分头送出去试探。现在看了康南海一幅神不守舍的样子,就知道这些证据不是假的。

这时国会的杨坚白议长迎了上来,和吴畏客气了几句,带着他走到主席台上落座。

吴畏知道这是个老好人,一辈和稀泥的主。两个人没什么利害冲突,倒也相谈甚欢。

坐在空无一人的主席台上,吴畏向杨坚白说道:“还有谁要来?”

“不知道大总统能否拨冗。”杨坚白说道,提到大总统的时候,还没忘记拱手为礼,动作自然恭谨,显然发自内心,看得吴畏眼皮直跳。

说完这个,他又说道:“不过听说顾总参谋长和蓝副总参谋长是要来的。”

吴畏点了点头,这两位当然是给自己站台的,不过听杨坚白这样说来,似乎政务院那边并不会来人,总不成这么重要的场合要玩三缺一吧?

第378章述职二

国会议员们来自共和国的各个省份,不但身份和年龄不同,职业和经历也大不相同,这么一群人混搭在一起,要是能有志一同、众志成城那就见鬼了。事实上第三次中日战争的时候,吴畏的一团都在朝鲜登陆了,国会还在讨论是否对日宣战,要不是叶知秋威胁要解散国会,恐怕吴畏把东京打下来,国会还没通过动员法案呢,托吴畏速度快的福,宣传部门刚刚开始宣传对日宣战,日本就投降了,举国欢庆之余,很多人都觉得早宣战早就赢了。只有外交部抹了一把冷汗,再晚宣战书就没地方送了。

国会里有这么一帮心思各异的成员,杨坚白这个议长自然也不可能像共和国其他部门的最高长官一样一言九鼎,事实上除了在举行会议的时候,他拥用维持会场纪律的权力外,再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了。为了维护自己公正的议长形象,他甚至都不能像其他议员那样信口开河。

他虽然并没有参与到质询吴畏的议员当中去,倒是好歹也算体制内的,而且国会议员们都是文人脾气,事情还没办就已经四下漏风,就连吴畏现在手里都有详细情报,杨坚白身为议长,当然不可能一点不知情。

所以看到吴畏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杨坚白心里叹气,也没什么心思和吴畏说话,安排他坐下后,转身就离开了。

吴畏四下看了看,主席台上摆了一排桌子,但是现在只有自己一个人,对面台下一堆乱哄哄的议员,也没什么人搭理他。

他掀开面前的茶壶看了看,发现里面是新沏好的绿茶,于是向台下的服务员招了招手。

议员们在国会里算是上班,有事没事都能泡一天,服务员也习惯了议员老爷们千奇百怪的要求,不过主席台上的人招呼自己倒真是少见,一般的人都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狠不得照一面就走,就算有什么不便也都忍着了。

一个男服务生走到台下,仰头向吴畏问道:“您有什么事?”

吴畏指了指自己的杯子,“有咖啡吗?”

服务员愣了一下,点了点头,吴畏很高兴,“双份拿铁谢谢。”

服务员看着他一脸的疑惑,“什么?”

“没有拿铁?”吴畏心说难道这个时候就都三合一速溶了?他又问道:“意浓呢?”

服务员老老实实的摇头,“我不知道,您是要咖啡吗?”

吴畏摆了摆手,“不拘什么,拿一大壶来。”

服务员吓了一跳,心说这位果然是大将军出身,咖啡都论壶喝,难道要洗澡不成?

好在议员当中也有喝这种洋玩意的,咖啡粉和热水都是现成的,很快就给吴畏冲了满满一壶上来。吴畏这才知道,原来国会提供的咖啡居然也是美式的,连个拉花都没有。

他这算是连着两宿没睡觉,就算是铁打的也觉得犯困,所以才要咖啡来提醒,反正没人理他,自己拿茶杯倒了满满一杯咖啡,吹了几下,端起来两口就倒进了肚子。热咖啡进肚,虽然烫得太吡牙咧嘴,精神却是一震,然后在心里腹诽——糖放多了,牛奶放少了。

正想再倒一杯的时候,就听到大厅里人声一静,抬头看到顾雨和蓝晓田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吴畏要扮猪吃老虎,所以进来的时候刻意低调,连卫兵都没带。顾雨却没有这个想法,在几个全幅武装的士兵簇拥下走上台来,士兵们则直接站到了主席台的两侧。

吴畏在看到顾雨和蓝晓田出现的时候,就站起身来敬礼,一直到两个人走上台来。

果然顾雨对吴畏这个举动很满意。按道理说,吴畏和他只差了一级,等他走到面前才敬礼也说得过去,不过吴畏在大庭广众面前一向是很给上官面子的,当然不会居功自傲。

三个人互相敬礼之后,杨坚白忙着给两位参谋长安排座位。顾雨笑道:“今天中正是主角,我俩就是陪绑,就坐在中正旁边吧。”

一面说,一面居然就拉着蓝晓田坐到了吴畏的下手边。

本来吴畏坐得就靠边,这样一来,仨人都坐到一个角上了。杨坚白觉得脑门冒汗,干脆建议吴畏坐到中间来。

吴畏奇道:“大总统来了怎么办?”

那仨人都看他,心说大总统来了才难办。

吴畏也没在意,他现在算是胜券在握。传统文人没有那么强的民族观念,和满人权贵勾连,完全可以推说顾念旧情。不过他手里这几份信都是可以证明对方支持复辟的,这个就属于屁股问题了。吴畏穿越前看多了港台****的嘴脸,学了一手好帽子,到时候往政治正确上一绕,就可以轻松拿下——心里怎么想的两说,谁敢在国会里公开站出来支持复辟?

给吴畏调换座位的时候,杨坚白还在奇怪,心说这位怎么这么好说话了,难道以为混个好态度就能过场了?不知道议员们都是欺善怕恶的吗?

看到吴畏换到了主席台中央,下面的议员们精神一震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